梅安市每年最冷的时候是一月,十二月只能算是前奏。
  每年的十二月是人们最开心的一个月,因为这个月有平安夜、圣诞节,也预示着一年将要结束,马上会迎来元旦节。
  而今年的十二月又和往常有所不同,因为今年的十二月不仅是澳门回归的月份,还是一九九九年的最后一个月份,即将迈入千禧年。
  这是一千年才有一次的盛况啊,1999年到2000年的跨年,无疑成了今年最让人期待的事情,比春节更甚。
  面对这样千载难逢的日子,汪桃欣每天都在琢磨着,该给薛萍送一份什么样的新年礼物,才能让她铭记自己一生。
  和汪桃欣一样,其实林卫东也挺烦这些节日的,平安夜过完,就是圣诞节,圣诞节过完没几天又是元旦,简直没完没了……
  12月28日,中午。
  梅安师范,B栋403宿舍。
  汪桃欣道:“卫东,过两天就2000年了,我想送份礼物给薛萍,你说我送什么好?”
  林卫东也在为这事儿头疼,便饶有兴致地问道:“你呢。你想送什么类型的礼物?”
  汪桃欣正色道:“我觉得吧,应该送一份有纪念价值的新年礼物,太便宜的送不出手,太贵的又送不起。”
  林卫东没好气道:“你这等于没说。”
  汪桃欣笑骂道:“靠,不是我先问你吗?怎么你还反过来问我了?”
  “大哥,你就不能给我出出主意吗?”
  “好,我帮你想想啊。”林卫东点了点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才语重心长地说:“桃欣,其实女生都是比较喜欢浪漫的,她们一般都喜欢精致、时尚、漂亮的东西。”
  “所以如果你真想送新年礼物给薛萍的话,可以考虑买一条钻石项链给她,记住,一定要买钻石项链,千万别买黄金。”
  汪桃欣茫然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能买黄金?”
  林卫东如实道:“因为俗气呗,女生喜欢的是精致漂亮时尚的礼物,黄金项链简直就是暴发富的标配。”
  汪桃欣琢磨了一下,也觉得林卫东分析的有道理,就问他:“卫东,现在一条钻石项链大概要多少钱?”
  林卫东正色道:“几千块吧,你这两年不吃不喝,应该就能攒够钱了。”
  汪桃欣忍不住骂道:“靠,你又耍我,我这么虚心诚恳的请教,你就不能给个有建设性的意见吗?”
  林卫东想了想,说:“既然钻石项链买不起,那你干脆就送她实用点的吧,像包包啊、丝巾、香水、化妆品等等,都是女生比较感兴趣的,女性爱美是天性。”
  汪桃欣没有更好想法,便同意了林卫东的意见,考虑买瓶香水包装起来送给薛萍,DIOR或是香奈尔的这些大牌子,汪桃欣是肯定买不起的,就决定买祖瓶三百块钱的玛龙野生蓝风铃香水。
  不过,由于月底的缘故,汪桃欣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就决定跟肖文昌要债。
  这天晚上,趁着403宿舍全体成员都在,汪桃欣就故意问肖文昌:“对了老大,你的小说出版了没有啊?”
  “要是出版了跟我吱一声,我跟卫东才好提前筹钱给你。”
  “男子汉大丈夫嘛,愿赌服输,说话不能不算数,那不成女人了吗,你说是不是?”
  听到汪桃欣这番话,肖文昌的脸色刷一下就绿了,要知道,他这几天一直装失忆,几乎没怎么待在宿舍,就是为了逃避自己和汪桃欣、林卫东的那场赌约,没想到汪桃欣今天居然逮住他旧事重提。
  林卫东也在旁附和道:“对啊老大,桃欣说的没错,人要脸树要皮,既然我们都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了,就应该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
  不等肖文昌回答,林卫东接着又道:“老大,你说实话吧,都已经两个月了,你写的小说到底出版了没有?如果出版了,我明天一早就跟桃欣去银行取钱给你!说好的4000块钱,保证一分不少!”
  事实上,林卫东的银行账户里面,只有区区1000块钱存款,加上汪桃欣的生活费,也根本凑不够2000块钱,更不要说是4000块钱。
  不过,林卫东深知小说出版的艰难,像他这种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在出版界都吃不开,就不要说肖文昌这种无名小卒了,要不然他的《E网情深》也不会到现在才有机会出版。
  “你要是没出版,那就对不起了,赶紧把4000块肤给我们。”
  在林卫东和汪桃欣的逼问下,现场又还有杨进、卢泽广、黄期望三位室友的围观,肖文昌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根本没办法推脱,也拉不下面子否认,只能硬着头皮说:“4000块钱太多了,我现在拿不出来。”
  林卫东早猜到肖文昌输不起想赖账,也不咄咄逼人,免得他狗急跳墙,就问他:“那你现在有多少?”
  肖文昌实话实说:“不到1000块。”
  林卫东点了点头,接着又道:“那你先拿800给我俩,剩下的3200块,你可以分期付款慢慢还。”
  杨进和黄期望他们三个都看傻了,没想到林卫东和汪桃这么无情,居然敢讹同班同学的学钱。
  不过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