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苏慕林理所应当的样子,朴敏英有些无语。
  她怎么感觉,这人跟最开始给她的印象变了不少。
  最少那种处处礼貌的样子消失了很多。
  其实这倒是朴敏英误会了苏慕林。
  对苏慕林来说,如果说谎,万一朴敏英询问他究竟看过哪些剧的话,他回答不上来会更尴尬。
  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承认下来。
  这又不是很丢人的事情。
  “不过为什么要突然找我出来喝酒呢?我们好像没有那么熟悉吧?”
  朴敏英一愣,露出自己那有些魅惑的笑容,甚至还很搞怪的对着苏慕林眨了眨眼睛,言语中满是挑逗。
  “因为想跟你变亲近呀~”
  只是苏慕林的反应冷淡到让朴敏英有些尴尬。
  按照朴敏英的预想,这个年纪刚毕业的男生,看到自己这样应该会面红耳赤说不出话。
  再怎么说都只是个小男孩罢了,哪里跟她这种级别的美女独处一室过。
  就算对方家事这么显赫。
  但据朴敏英了解,准确的说是经纪人强行塞给她的资料,苏慕林的私生活简洁的恐怖。
  她当时看完对方的资料之后都是有些瞠目结舌。
  “敏英xi,这种玩笑就不要开了。”
  朴敏英撇撇嘴。
  “真是冷淡呢。”
  说话间,包厢的大门被推开,侍应生端着一大盘的烤肉还有配菜走进来,顺便拿进来两瓶烧酒。
  简单的把烤盘准备好,侍应生就鞠躬离开了。
  朴敏英倒是一改以往的淑女,很大气的拿过一瓶烧酒,在苏慕林懵逼的注视下打开,拿过苏慕林的杯子满满的倒了一大杯。
  然后递给依旧有些懵的苏慕林,挑挑眉。
  “放心吧,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苏慕林茫然的接过杯子,开口吐槽。
  “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面前的女孩一只手撑着下巴,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
  “老板是我朋友。”
  苏慕林也是不再像之前那么拘束,无奈的笑了笑,小声嘟囔。
  “那我更害怕你对我做什么了。”
  很明显,苏慕林的小声调侃被对面的女孩听到了。
  女孩很不满的瞪了一眼同样给她倒酒的苏慕林,眼眸中满是不满,她一个成名已久的艺人怎么会对苏慕林这乳臭未干的臭小鬼感兴趣。
  当然,朴敏英还不知道苏慕林的年纪。
  当时看苏慕林的资料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略过了年龄。
  一个大学在读生,总不能比她还大吧。
  “你才多大啊,为什么这么早就入伍?”
  苏慕林抬眼看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朴敏英,把杯子递过去。
  “我90年的。”
  “哦莫,你都25了?为什么才毕业?”
  朴敏英的笑容愈发的诡异,诡异到让苏慕林不想听对方接下来的声音。
  果不其然。
  “你留级了?”
  “没有,只是因为一些事晚了两年入学。”
  苏慕林郁闷的回答,他25岁才毕业已经被不少人调侃了。
  有些烦躁。
  朴敏英也能看出来苏慕林的烦躁,没再纠结对方为什么现在才毕业的事情,只是拿起烤肉夹。
  “你才比我小四岁吗,快叫努那!”
  回答朴敏英的只是男人的一记白眼,以及一个骨节分明的大手。
  “干嘛?”
  “我来烤吧。”
  朴敏英也没抗拒,笑呵呵的把烤肉夹递给苏慕林,然后轻轻举起酒杯,朝着苏慕林的方向晃了晃。
  苏慕林当然喝过酒,酒量也不差,没怎么犹豫,男人也是举起自己的酒杯抿了一口。
  然后乖巧的负责烤肉,娴熟的动作让朴敏英有些惊讶。
  “经常烤肉吗?”
  “嗯,没事喜欢在家里吃烤肉。”
  苏慕林点点头,把烤好的五花肉夹起来放到朴敏英的碗里,随后继续按压着烤盘上的肉。
  “去入伍是家里要求的吗?”
  苏慕林手上的动作一停。
  “没有,是我自己要求的。”
  “当大公司的继承人很辛苦吧。”
  “没有。。”
  “你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吗?”
  听着面前女孩用着自己温婉的嗓音提问,苏慕林有些恼火的抬头看向对方。
  却被对方温柔的笑脸看的有些慌乱。
  “变亲近一些吧,当亲故吧。”
  看着面前白嫩的小手,苏慕林低头,突兀的笑了笑,伸出手握住面前女孩柔若无骨的小手。
  “真是个令人讨厌的性格。”
  。。。。。。
  结束了一天的练习,金智秀疲倦的坐在练习室里低头刷着手机。
  自从那天,金智秀没有勇气问出林娜琏跟苏慕林的关系之后,她跟苏慕林的联系就少了很多。
  苏慕林倒是像往常那般,有事没事还是会给她发一些节日问候,或者是习惯性的询问生活状态。
  但金智秀知道,这是苏慕林维持社交的方式,这并不代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