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无涯去年观看过试炼虚幽境,所以深知这紫色的雨水是什么玩意。当被淋得满头冰凉时,他的心都凉了:“雾草!这什么运气!毒雨区!”
  云倾浛自然也注意到了这雨水有毒,大手一挥,一道灵力扩散成防护罩便将三人囊括住。
  沐千铃和洛无涯身处防护罩内算是安全了。
  但其他降落到毒雨区内的人则没有那么幸运了。
  眼看着身处在毒雨区中心,跑也跑不掉了,就干脆用最后的时间发表“遗言”。
  “雾草!所以说,我花费五万积分就是为了来淋一场毒雨?!”
  “连续三年,我就没有一次不是死在毒雨区内的!没想到今年更绝,一落地就被毒雨淋!”
  “兄弟,你不是一个人,我次次死于毒雨区内!”
  “那边的云浛小师妹,你们加油!师兄先走一步!”
  不过片刻功夫,那些弟子们就“中毒身亡”,消失在了原地。
  甚至还有搞笑的,“临死前”摆好了姿势,还朝着云倾浛三人挥手告别。
  看着这一幕,云倾浛嘴角抽了抽。眼看着在毒雨的强烈腐蚀之下,灵力罩也逐渐变淡,她当即抓着洛无涯和沐千铃,御风疾驰而去。
  乍然间被这般极速往前拉,沐千铃和洛无涯两个人皆是大脑一片空白。
  云倾浛拉着他们飞出了毒雨区后才停了下来。
  两人一阵头晕目眩,许久才站稳身形。
  洛无涯看了看那边的毒雨云,又看向云倾浛,心里骤然间生出一种激动之情:“老大!我们竟然从毒雨区的中心逃了出来!”
  沐千铃拍了拍胸口,看着云倾浛,两只小眼睛都在发亮,“老大,你的速度好快!比我用加速灵器还要快!”
  洛无涯深深赞同这一点,“外门有一个铁律,那就是落到毒雨区中心地带绝对是必死无疑!没点到我们竟然有幸做了这个意外!”
  因着云倾浛入门以来在苍昀宗闹了不小动静,所以清影镜前也有弟子专门盯着云倾浛看。
  此刻,看到云倾浛带着两人竟然从毒雨区中心地带逃脱,都不由露出震惊之色。
  “雾草!我前一秒还在惋惜云浛运气差,下一秒就被惊呆了!”
  “毒雨区中心!那可是毒雨区中心!在苍昀宗七年了,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从毒雨区中心跑出来!”
  “之前听他们如何吹嘘云浛怎么厉害,我还不怎么当回事。今日一看,服,不得不服!”
  也有刚从虚幽境里出来的人,转头肯定清影镜,“雾草!云浛小师妹竟然还在里面?!”
  云倾浛并不知道虚幽境外的情况,此时正带着两个小弟在那金灿灿的沙漠上前行。
  试炼虚幽境内,放眼皆是沙海,阳光之下金黄灿烂,沙海之上偶有仙人掌点缀。
  忽然一阵狂风刮过,卷起黄埃散漫。而在这黄沙滚滚之中,眼前的黄沙忽然下陷,巨大的洞穴之中黄沙纷飞,逐渐塑成了一只九尺长臂巨兽。
  “黄沙兽!”。
  洛无涯伸手一抓斩炎刃落到了手中,他迎着风沙飞身而上朝黄沙兽砍去,“老大,千铃,你们退后,这玩意很多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