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远月大小:3310K类型:言情时间:2013-2-321:33:28谁要你的赏赐你这死混蛋再送太妃一块玉枕看到她气的脸色发白的样子我心中就舒畅有朕这样的美男与她躺一夜她还不赚了这次之后我竟然几天晚上发梦都梦到这女人甚至还梦到两人一起亲热的场面并且还异常甜蜜甚至晚上醒来发现身旁的作者:远月大小:3310K类型:言情时间:2013-2-321:33:28

“谁要你的赏赐,你这死混蛋——”

“再送太妃一块玉枕。”

看到她气的脸色发白的样子,我心中就舒畅,有朕这样的美男与她躺一夜,她还不赚了。

这次之后,我竟然几天晚上发梦都梦到这女人,甚至还梦到两人一起亲热的场面,并且还异常甜蜜,甚至晚上醒来发现身旁的人不是她,我竟然一阵怅然,有时还没有到用膳的时间,就想去她那里看看,有时批改奏折的时候,会想这女人究竟在干什么?在菜地拔草、练剑?

梦中的她那般温柔,白天却粗野得让人无法忍受,一个女子竟然像猴子那样在树上跳来跳去,导致捅破马蜂窝,蛰得那脸肿得连我也不认识,好在在危难之时,她没有自己跑掉,还懂得回头护着皇姐,人品也不算太糟糕。

嘴里虽然骂着她活该,但终究还是有些心疼,但这女人似乎没有吸取教训,继续我行我素,带着皇姐在草地疯跑,累了就直接倒在草地上,毫无仪态。优雅的皇姐简直就被她带坏了,甚至还把皇姐带到树上,摔下来怎么办?皇姐可一点都不懂武功,这女人实在让人生气,不教训一下,还不知道做的事情有多离谱。

“皇姐满头大汗了,你不给她擦擦汗?你怎么照顾皇姐。”我怒视着她。

“我自己都满头大汗了,谁给我擦?”她非但没有认错,反倒还驳嘴。

“要不朕给你擦?”我怒极而笑。

“如果皇上不介意,本宫很愿意。”她笑着说,一边笑一边将脸凑过去。

“朕怎会不原意?”我笑了,她说帮她擦汗,又没有说帮她擦哪里的汗?结果那天我的手除了伸向她的脖子,还伸向她的胸脯,本想是稍稍惩罚,试图吓一下她,但没想这手一探进去,竟不想离开,只想继续,即使手臂被她咬得血肉模糊,即使她骂我下流胚子,想想其实还真挺下流的。

我以为帮皇姐出了一口气,但没想到皇姐却对我说她从来没那么开心,看着皇姐那绯红的脸庞,神采奕奕的双眼,我觉得错怪了她,但又拉不下脸面去道歉。

“帆帆,带我飞上树。”一向不求人的皇姐竟然拉着我的衣袖恳求我带她上树,刚刚李叶带她上树,我不但臭骂她一顿,还轻薄了一轮,现在我如果这样做岂不是自打嘴巴?

“帆帆——”皇姐不依不挠地哀求着我,我终究心软,看到皇姐那因兴奋而变得绯红的脸,那因开心而发亮的眼,我更证实错的是我,宫内单调而乏味的日子,皇姐许早已经疲倦。

我们玩得最开心的时候,李叶出来了,果然不出所料,她气得差点将眼珠给瞪出来了,整个人凶得像头狼,我着实心虚。

晚上躺在床上,我又禁不住纳闷了,惩罚她的方法有那么多,为什么对她我就偏喜欢这种方式?身边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就对她有这种冲动?想起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又忍不住轻笑出声。

其实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斗嘴多,但笑容多了,那种温馨让我仿佛又回到童年。有她的相伴,皇姐不再癫狂,晚上也不曾惊恐的大叫,有几次我晚上过去,发现皇姐带着一脸的甜笑进入梦乡,我感觉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对她我心存感激。

我越来越喜欢看着她们在一旁追打嬉闹,看她素面朝天得狂奔,看她嚼着草根,斜靠在树旁,轻哼快乐又悠扬的曲子,看她像猴子一样在树上掠来飞去,从什么时候起,这女人越看越顺眼了?就连她赤着脚,披着发,我也不再觉得有什么不妥。

有时她晚上过来,就会抱着皇姐上屋檐看星星,我也跟着。三人躺在屋檐上看星星,感觉特别惬意。

很多时候,她就躺在我身侧,离我仅仅一手指的距离,平日倒没有什么,但那天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心似乎被一根野草轻轻挠着,又痒又酥,想着更靠近她一点,甚至想一把将她搂在怀中狠狠压在身下,尤其看到她起伏的胸脯,我竟然有些口干舌燥。

她惬意地看着天上的星星,双眼发出璀璨的光,软软的手离我的手很近,掌心向上,手指修长而好看,我的手蠢蠢欲动,很想握上她的手,但手碰触到的那一刻,我突然清醒过来,忙将手缩了回去。

“北天帆你碰我手干什么?”她低声吼我,这么轻轻挠了一下,竟然被她发现了。

“朕有吗?”干下这种丢人的事,我哪好意思承认?看到她狐疑的目光朝我一阵扫射,我手心吓出了一把汗,好在她也没有证据,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这女人每天总会有新鲜的事,不多久又兴致勃勃地告诉我皇姐有意中人,皇姐一直养在深闺,后-->>